当前位置: 河北网首页 地区新闻 承德 正文

河北承德:从不毛之域到生态高地

时间:2019-09-11 16:16河北网(www.he-bei.cn)
河北网(www.he-bei.cn)权威媒体 河北门户

初秋时节,塞外山城河北承德进入一年最有味道的季节。广袤的原野不再是单一基调,而是橙、黄、绿、红层层铺开,更有那山岭河谷间的一片片果林核桃、板栗、苹果等挂满枝头,散发着沁人心脾的成熟芳香,让人感到格外的赏心悦目。

看着眼前这植被浓密、果实累累、流水潺潺的景象,人们怎么会相信这里曾经是森林覆盖率仅占国土面积5.8%的不毛之地,是对京津等地造成重大生态威胁与危害的风沙源头。

●艰苦创业十倍收益

“猪上房,羊跳墙,小孩坐在房檐上。地上不打粮,沙子埋了房,家家户户闹饥荒……”这四十多年前承德丰宁县小坝子乡农民口中流传着的打油诗,就是当地生态环境极度恶劣,风沙肆虐的形象写照。

坐在承德丰宁县小坝子乡榔头沟村村民周庆荣家的炕头上,当地干部群众拉开了话匣……

历史上丰宁曾经是一处水草繁茂的区域,其县名就是乾隆皇帝御赐“丰阜康宁”的缩写。但由于清末和民国时期的连年战乱和建国初期的毁林开荒,使得植被受到极大的破坏。全县8765平方公里的国土面积中有2730平方公里出现了严重沙化,并以每年5.14%的速度扩展。沙化最严重的小坝子乡,因两山夹一沟的地势,既是河道也成了风道,本地沙化加外地输入的沙子堆积起来有一米多厚,许多地方连根草都不生,而种点粮食一年能被风沙埋上好几次。风沙不仅给当地群众生产生活带来灾害,也对京津生态环境造成了严重威胁。曾有报道这样描述:“北京最近的风沙源在丰宁小坝子,天安门每10粒沙子中就有七八粒来自这地方”,丰宁县林业和草原局副局长罗汉杰介绍说。

“由于咱家后面是一片开阔地,以前风大沙多,慢慢地,房后形成了一个越积越大的沙丘,几乎高过了房子的屋顶。每逢刮风天,锅里、炕上全都是沙子,新换的窗户没几年就被风沙挤的歪歪扭扭。一年至少有半年沙尘暴多发,家里白天点灯是常事。”谈起当年的风沙,周庆荣依然是记忆犹新、心有余悸。

丰宁生态环境恶化是承德生态整体恶化现状的缩影。据承德市林业统计资料显示,由于解放前的多年战乱毁林及建国之后“以粮为纲”等政策导向的偏差,承德大部分区域因毁林开荒,使得土地严重退化,陷入越贫越垦,越垦越贫的怪圈。整个承德的森林总面积锐减到340万亩,只占国土总面积的5.8%。

由于土地沙化,收成降低,不仅难以养好一方人,同时没了森林阻隔,内蒙古高原的悍风带着浓密的沙粒长驱直入,直接对京津城市群和华北平原形成严重的威胁。仅在2000年春天就发生扬沙、浮尘、沙尘暴天气12次。其频率之高、范围之广、强度之大为建国50年来之罕见。

风沙肆虐现象引起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当年5月,时任国务院总理的朱镕基亲临承德搞调研。就在小坝子乡榔头沟村周庆荣家后墙根与屋顶平齐的沙丘上,总理与当地干部深入交流,做出了“治沙止漠刻不容缓”的指示。

在此之后,国家开展的退耕还林、三北防护林,京津风沙源治理等一系列工程迅速拉开了序幕。承德地界的退耕还林、千松坝造林、京津风沙源治理等10余个重大生态项目也相继展开。

如今周庆荣家后墙上的沙丘已经被小钵粗细的杨树林所覆盖,就在这片林子的中间,丰宁县建起了京津风沙源治理纪念馆。

秋日的黄昏,周庆荣指着眼前茂密的树林对记者说:“你现在看到这些林木长势不错吧?可当初在细沙中种活一棵树可是难透了。先得从几公里外运来黄土,倒在挖好的沙坑中,然后才能栽树苗,每隔一两天就要浇上一次水。沙地上很容易渗水,必须经常浇,等到树的根系长大,这个过程要四五年。为了种活树,大家每天都要往返几里路去挑水。”即便如此,树的成活率也只有70%左右。全村200余口人经过5年的艰苦付出,才终于将千亩沙地变成了绿洲。

小坝子乡党委书记王艳国说,除了全乡人民艰苦奋斗外,民建中央、北京市委等40余个单位、团体和日本、德国的国际友人共有1万余人先后来小坝子帮助植树造林。近20年里,各方累计投入了8000多万元,造林11.5万多亩,恢复草场6万亩,土地沙化面积已经减少了六成多。生态环境的转好,使得农业生产条件获得了极大改善,多种经营迅速崛起,全乡人均收入由2012年的857元上升到2018年的3600元,贫困人口由原来的835户1812人减少到309户552人。

在防风固沙的战役中,表现最为突出的要算塞罕坝机械林场。在该场最为偏僻的塞罕坝北曼甸分场,场长张利民给记者介绍说:原来的塞罕坝本是原始森林区,由于清朝末年的开围放垦和日本侵略者的掠夺性采伐及火灾,使得这里变成了一片没有任何植被的荒漠。1962年,国家林业部为了抗击内蒙古浑善达克、科尔沁等沙地风沙南侵,构建首都绿色生态屏障,为国家经济建设提供木材资源,整合承德地区塞罕坝、阴河、大唤起三个国有林场,组建了国家塞罕坝机械林场。随后,从全国18个省市调集127名干部、专家、大学生,加上承德当地原有林场职工、技术人才、大学生组成了369人开荒队伍,拉开了人与自然抗争的序幕。

从塞罕坝机械林场组建开始,几代塞罕坝人在平均海拔1500米、最低气温超过零下43度的环境下,成功造林112万亩,创造了“绿色奇迹”。塞罕坝森林生态系统,每年可为京津地区净化输送清洁淡水1.37亿立方米,固碳74.7万吨,释放氧气54.5万吨,森林资源总价值初步核算超过153亿元。他们熔铸锻造的“牢记使命、艰苦创业、绿色发展”的塞罕坝精神也成了鼓励全国人民顺应自然,经营自然的精神财富。

通过艰苦不懈的努力,承德生态文明建设实现重大突破,使得森林覆盖率由5.8%提高到58.1%,域内林地面积由340万亩增加到3442万亩,相当于建国初期的10倍,占河北省总量的45.1%,京津冀总量的38.4%。而林多自然促进了涵养水源的能力,目前承德自产水量达到37.6亿立方米,出境水质监测断面达标率100%,供应水量占到密云水库56.7%、潘家口水库93.4%,每年向京津输水达到22亿立方米以上。而与之同时全市森林、草原、湿地每年向大气中蒸发清洁水3842.5万吨,年吸收二氧化碳1.24亿吨、释放氧气1.1亿吨、滞留灰尘8032万吨。经中科院按《自然资源资产负债表》要求测算,自然资源资产总额19.4万亿元。

科技营林质优量增

如果说艰苦奋斗是推动事业前进的基础动力,那么科技创新就是支撑事业提质增效的阶梯。承德市在弘扬塞罕坝精神,推进生态文明建设中,充分发挥科技杠杆作用,大力提升林业种养效益,显示了巨大威力。

经过3个多小时的奋力攀爬,记者终于在当地林场员工的带领下登上了海拔超过千米的平泉县黄土梁子乡的后山山梁。登高远望,山下一片片油松林郁郁葱葱,。这些树木形态不一、枝叶茂盛,树干小的如碗口,大的如钵盆。走在其间,脚下是松针绵软铺地,头顶绿荫遮蔽,基本不露阳光。

“呀!这里的土地真好,能养出这么茂密的一大片林子!”

听到这样的话语,平泉县黄土梁子林场迟明峰厂长一下笑开了。他在一棵碗口粗的大树下弯下腰来,用一把镐头在树木根部刨了没有几下,地上就露出了石质山体来,看的记者目瞪口呆。

这让记者内心充满了对林场建设者的佩服。黄土梁子区域,地处冀辽蒙三省交界处。老百姓用“山是和尚头,雨多洪水流,有山无柴烧,用材更发愁。”来形容这里的恶劣环境。当年群众听说要在这里建设林场开展植树造林时,更是发出“你们要在这片石质山上造出成片的林子,我就能把自己的头卸下来让你们当球儿踢”的戏言。

面对恶劣环境,黄土梁子林场职工将苦干实干精神与科技创新手段相结合,在这里发明了“小反坡”造林技术,有效破解石质阳坡造林难以成活的问题。

迟明峰举起镐头,在石质山上深刨了好一会儿,在上边开出了一个水桶大小的鱼鳞坑,然后将周边的泥土全部收集起来,在山坡外延垒起一道反坡。他告诉记者说:“本地最为优势的树种为油松,它的特点是喜阴凉、耐瘠薄、耐干旱。我们搞这个小反坡鱼鳞坑的目的是人为给油松种子或者树苗创造一个初期阴坡生长的环境,让它把根系扎下来,等到林子形成规模就不怕恶劣环境了。”

就是凭着这种坚忍不拔的精神和一丝不苟的科学态度,黄土梁子职工在这片荒山上开出了22万亩人工林海,使森林覆盖率由0.6%上升到了71%,活立木蓄积75万立方米。每年产生的生物多样性价值多达近十亿元。小反坡造林技术不仅获得了河北省科技进步二等奖,更对燕山、太行山植树造林起到了极大的推动作用。

除了扩大种植面积需要科学外,开展营林管护同样要科学。在此中,地处承德坝上地区的木兰林管局可以称得上佼佼者和先行者。

高大笔直的落叶松长势正旺,47年林龄的目标树胸径已有38厘米,林下光照充足,天然落籽更新的树苗已有一人多高。木兰林管局副局长赵久宇指着眼前的树林对记者说:“木兰林管局现有林地面积143.7万亩,森林覆盖率90.6%,落叶松人工纯林超过28万亩。在传统的管理模式下,这些林木在40年左右的时候就会进行大面积皆伐,而40年左右正是落叶松的生长旺盛期。也就是说,以前的营林方式相当于人为遏制了林木生长,浪费了大量林地生产力。在德国模式下,落叶松人工林在120年左右才进入采伐期。也因为此,德国的林业效益始终保持在仅次于装备制造的第二大产业。”

由此,他们改变传统经营模式,采用近自然理念进行管理和经营。通过“宜造则造、宜抚则抚,控制皆伐、经营劣质林、改造贬值林、全面封育”的方法全面提升营林效益。经过10年实践,使得森林覆盖率提高近10%。同时精细化抚育森林115万亩,其中混交林比例达到44.3%,珍稀树种比例达到22.5%;抚育后的森林生长速率增长31.1%,相当于每年增加林木蓄积量为6.7万立方米,同时由于林木储蓄量的增长,每年增加吸收二氧化碳12.3万吨,释放氧气10.9万吨。可谓是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双双丰收。先后获得国家林业局授予“全国林业系统先进集体”;全国总工会授予“全国五一劳动奖状”。被国家林业局确定为“全国森林可持续经营试点单位”、“森林质量精准提升及监测试点单位”、“人工林可持续经营试点单位”、“森林经营方案编制示范林场”、国家林业局干部管理学院的“森林可持续经营现场教学基地”。

因地制宜美富兼得

“过去长期以来,我们一直都在搞区域绿化,将其总数加起来,能够超过国土面积好几倍。可在现实中,真正形成林地的面积并不大。究其根本原因,这就是生态效益和经济效益脱了节,没有把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贯彻好,没有把国家要绿,农民要利的根本需求相结合。”河北省人大副主任、承德市委书记周仲明的一席话让人深受启发。

正是出于这样的认识,承德市出台了《承德市关于加快功能农业扶贫综合示范区建设的若干意见》,坚持以板栗、苹果、山楂、仁用杏、时令果为重点,同时兼顾花卉、中药材、苗木、榛子、大果沙棘种植,进行“一带四区”的经济林产业布局,全面推进板栗、苹果、山楂、山杏等8大经济林基地建设,其中2015年以来,就累计投入资金59.86亿元进行经济林建设,使得全市林果业实现了飞速发展。

地处燕山深山区的兴隆县,有着“九山半水半分田”的地形地貌。全县国土总面积468万亩,而在册耕地仅有22万亩,仅为总面积的4.6%。就这样一个多山少地的地方,经济林面积却突破了100万亩。这些经济林木究竟从哪里来?

带着这个疑问记者走访了这个县的大部分乡镇,发现这里农民爱山场爱果树犹如爱生命。在土质较好的河谷平地,遍是高产高效的苹果;在土地条件较差的荒山缓坡,则是生命力和效益率都不错的板栗和山楂;在十分干旱瘠薄的陡坡地带,栽种了耐受力极强的山杏、榛子。就这样兴隆共发展了苹果20万亩,山楂22亩,板栗56万亩,年产果品50万吨。不仅全县森林覆盖率达到了71%,居于华北地区第一位,农民仅果品收入一项就人均增收4000多元,成为农民群众增产增收的第一产业。

该县南天门乡石庙子村是燕山大峡谷中的一个岩边村,坡度在30度以下的耕地几乎不存在。然而就在这样的地理环境中,一片山楂林从山脚一直延伸到3、4里地的半山腰。在山楂红遍的山野中,种植带头人于长国告诉记者:石庙子村以前勉强开出的坡地费力不老少,但一遇洪涝灾害,不是土地毁损,就是颗粒无收,平均每亩年收益不过两三百元。发展林果产业后,全村一千多亩山场都种上了山楂和板栗树。果木成林之后,这里就没有发生过水毁灾害。此后县里又大力引导我们发展新品种,目前这里树木大都实现了高头嫁接,一般山楂每斤售价不过8毛钱,而我们的优质品种售价能够达到4元钱,一亩山楂收益就能达到8000元。而且山楂管理成本明显低于粮食生产,这里里外外一算账,收益高出种粮几十倍。

“因地制宜,除弊兴利”、“结合实际,多方收益”。截止目前,承德市经济林总面积达到983.5万亩,全市260万农业人口,人均拥有经济林近4亩,无论经济林总量及人均拥有量均居全省第一位,经济林人均收入3360元,也居全省第一位。由于有了经济林助力,使得全市林地面积一下增加了近三分之一,有力促进了林果加工及生态旅游等产业的发展。截止目前,林产品加工发展了露露、益达、栗源等知名品牌在内的生态食品、果品、饮料等加工企业356家,年销售额达121亿元。旅游业发展了国家一号风景大道,滦河源、辽河源、木兰围场等国家、省级森林公园23个,自然保护区10个,湿地公园20个,带动旅游以年均20%以上的速度递增,2018年旅游收入达865.31亿元,同比增长26.6%。成为全市当之无愧的第一产业。真正使承德成了青山与金山兼得,美丽与富裕同在的京津生态支撑高地。(记者宋美倩)

来源:经济日报

相关新闻:

“乡亲们的腰包鼓了,比自己挣钱还高兴”——记丰宁满族自治县土

第三届承德市旅发大会明日开幕将带动5300人脱贫

承德73道美食入选“崇礼菜单”

承德:严禁不符合条件的车辆和人员提供校车服务

承德多个扶贫模式获评全国典型 一批经验做法在全省全国推广

责任编辑:美景
0

版权所有:河北日报、燕赵都市报、河北青年报、石家庄日报、燕赵晚报、部分内容来自于互联网,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来源:河北网)。

Copyright (C) 2012-2012 河北网版权所有 备案编号:冀ICP备09014245号

未经河北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